今天阿巴斯离世一年,但他的诗还仿佛有樱桃的

原标题:今天阿巴斯离世一年,但他的诗还仿佛有樱桃的滋味

2016年7月5日,伊朗导演阿巴斯·基阿鲁斯达米离开了这个世间。很多人重温他的电影《随风而逝》《樱桃的滋味》,慢节奏的镜头叙事中,有一种独特的迷人之处。

一年过去了。最近,《一只狼在放哨:阿巴斯诗集》中文版出版,我们得以看到阿巴斯的另一面——他还是一位诗人。

今天阿巴斯离世一年,但他的诗还仿佛有樱桃的

阿巴斯·基阿鲁斯达米(Abbas Kiarostami,1940.6.22~2016.7.5)1940年出生于德黑兰,导演、剧作家、制作人、剪辑师。1997年,阿巴斯凭借作品《樱桃的滋味》获得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

翻开这部诗集,是一首一首俳句体的短诗。他写大自然,写爱情,写当地风土人情,写游子归家,写孤独……他曾说“诗歌是一切艺术的基础”。读这些诗,能让人更懂他的电影。而即使不熟悉他的电影,也同样适合读这些诗。

艺术是多面体,阿巴斯也是。

作者 | 阿巴斯·基阿鲁斯达米

译者 | 黄灿然

黎明。

黑母马

生下

白驹。

无草的沙漠里

一股涓流

寻找

口渴者。

影子跟踪我,

时而在前,

时而在旁,

时而在后。

多美妙啊

阴天!

你不在时,

阳光是阳光,

白天,白天,

黑夜,黑夜。

你在时,一种月光的混合。

你不在时

我和你

谈话,

你在时

我和我自己。

犹豫,

我站在十字路口。

我唯一知道的路

是回头路。

一千名服从的士兵

进入军营。

月光之夜。

不服从的梦。

月亮想炫耀,

在那团

零散、沉思的云中。

今天早晨

雪里

只有一道

扫雪人的足迹。

出生的壮丽日子。

死亡的痛苦日子。

之间的一些日子。

我们多么习惯于

看不见

翻飞的群鸦中

那只鸽子。

穿黑衣的哀悼者的沉默中

色彩缤纷的水果。

春天黎明。

一个昏昏欲睡的男人的电话。

歌唱的夜莺

惊逃。

对于月亮,问题是:

下面那些人

跟一千年前那些

是一样的吗?

今天阿巴斯离世一年,但他的诗还仿佛有樱桃的

《一只狼在放哨:阿巴斯诗集》

作者:[伊朗] 阿巴斯·基阿鲁斯达米

译者:黄灿然

版本:雅众文化·中信出版社 2017年8月

本文内容整合自《一只狼在放哨:阿巴斯诗集》,由中信出版社授权使用。整合:张进;编辑:小盐。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欢迎转发分享至朋友圈。


    上一篇:《樱桃的滋味》:阿巴斯自述诗意电影的创作秘
    下一篇:童年如同“樱桃的滋味”(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