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如同“樱桃的滋味”(图)

(原标题:童年如同“樱桃的滋味”(图))

电影《樱桃的滋味》

 

电影《樱桃的滋味》


  小时候,一台打印机的价格,值得上北京好几平方米的房子,那个年代,老师把作业题目抄在黑板上,我们抄在作业本上,带回家做。

  有一次,我的作业本不知道被谁误拿了,那时候没有手机,没有微信,不知道谁拿走了本,也不知道题目是什么。我大哭大闹,撕纸摔笔,大人们都不能理解,这点“小事情”对于小孩子而言,为何仿佛天塌下来一般。

  10多年后,我念大学,坐在专业课教室里,静静地看完了伊朗导演阿巴斯·基阿鲁斯达米的电影《何处是我朋友的家》,小学生阿穆得为了把同学的作业本送回家,开始了漫长的寻找,但大人们都不愿意帮他。相似的故事,相似的童年……

  今年7月4日,阿巴斯·基阿鲁斯达米在法国巴黎去世,享年76岁,4个月前,他被诊断出患有肠胃癌。

  电影没有国界,童心更没有。

  从这点来说,伊朗的儿童电影,有太多值得我们学习借鉴的地方,因为其中有很多的东西,会引发观影者的共鸣。

  小时候,你和兄弟姐妹共用过一件东西么,可以看看马基德·马基迪导演的《小鞋子》,蒙特利尔电影节最佳影片,弄丢了妹妹的鞋子之后,兄妹俩轮换穿着同一双球鞋;上学时,父母是否有没能来接你的情况,请搜索贾法·潘纳希导演的《谁能带我回家》,他曾做过阿巴斯的助理,影片中小女孩独自一人回家,却不小心迷了路,获得了卢卡诺影展金豹奖;有没有遇到过家人生病,自己独立承担家庭事务的时候,《天使海亚》一定会让你有所回忆,妈妈带爸爸去看病,姐姐照顾弟弟的同时还要去考试。

  单纯的故事,儿童的视角,背后却是复杂的社会和人性。就如同在《天堂的颜色》中,面对河水卷走视障儿子后,父亲内心的矛盾与选择。


  儿童都会长大,童心总有一天,会变成成人之心。儿童题材的电影,既是给儿童看的,也是给成年人看的。而立之年再度追忆童年,寻找的不只是曾经的梦幻和懵懂,还有善良与纯真,以及一个个问题,为什么大人不愿意帮助孩子去解决“小问题”,为什么兄妹俩只有一双鞋。

  童年,本来就如同“樱桃的滋味”一般美好,樱桃总有一天会吃完,童年也有过完的一天。小时候,我们追着父母问问题,往往会得到一套《十万个为什么》,长大以后会发现,许多问题,在书中是找不到答案的。

  电影可以提出问题,但无法解答问题。


    上一篇:今天阿巴斯离世一年,但他的诗还仿佛有樱桃的
    下一篇:伊朗电影大师阿巴斯逝世 "樱桃的滋味"曾获金棕